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欣灵电气利益输送式IPO:为核心领导亲属开动印钞机已触及红线

2022-11-28 04:44:15 1508

摘要:出品: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作者:IPO再融资组/钟文授权:新浪财经  4月26日, 欣灵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欣灵电气”)将要上会接受创业板上市委审核。  与绝大多数拟IPO企业不同的是,欣灵电气实控人、总经理的近亲属们通过股权激励平台...

出品: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作者:IPO再融资组/钟文

授权:新浪财经

  4月26日, 欣灵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欣灵电气”)将要上会接受创业板上市委审核。

  与绝大多数拟IPO企业不同的是,欣灵电气实控人、总经理的近亲属们通过股权激励平台、员工持股平台间接持有公司大量股份,其中未在公司任职的亲属们(也称外部人员)间接持有公司的股份合计达到5%以上。

  按照现有监管政策,新《证券法》施行之前(即2020年3月1日之前)设立的员工持股计划,参与人包括少量外部人员的,可不做清理。但欣灵电气员外部人员有8名,合计持股比例高达5%以上,已经不算是“少量”。

  此外,持股平台的外部人员还应具备入股的合理性,且与公司无利益关联及利益输送等可能。但部分外部人员与公司存在利益关联,公司与众多客户之间也存在着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欣灵电气的IPO存在着太多利益输送的痕迹。

  员工持股平台引入大量外部“亲属们”

  招股书显示,欣灵电气目前的实际控制人为胡志兴、胡志林兄弟,二人分别直接持有公司22.42%、22.42%的股份;通过欣灵投资间接控制公司15.05%的股份;胡志兴为欣伊特投资、欣伊佳投资、欣哲铭投资的执行事务合伙人,通过欣伊特投资、欣伊佳投资、欣哲铭投资分别间接控制公司12.46%、8.4%、6.01%的股份。胡志兴、胡志林合计控制公司86.75%的股份。

  此外,胡志兴、胡志林的妹妹胡小芳,胡志兴之女胡伊佳,胡志林之子胡伊达,分别直接持有公司1.14%、0.77%、0.71%的股份。胡志兴、胡志林分别任公司董事长、副董事长,胡小芳为公司国内贸易部经理,胡伊佳任办公室主任助理;胡伊达任质量中心总监。

  A股市场上,部分有绝对控股权的实控人滥用控制地位,将上市公司逐步“掏空”,对外进行利益输送。要防止上述问题的发生,一个常见的方式是引入战略投资者,改善股东结构及董事会架构。

  然而,欣灵电气的股东中,不仅缺乏外部战略投资者,且通过股权激励平台、员工持股平台应引进了大量实控人、总经理的亲属们,且大部分亲属还未在公司任职。

  招股书显示,欣哲铭投资为欣灵电气的员工持股平台,持有公司6.01%的股份。欣哲铭投资出资结构中,除胡志兴为公司董事长外,其余8名皆为公司外部人员。

来源:招股书

  8名外部人员分别为周胜军(公司关联方及客户)、张万盛 (总经理张彭春之侄子)、郑程宏 (张彭春之外甥)、张玉洁(张彭春之女)、张玉燕(张彭春之女)、张爱芝 (张彭春之姐)、 张彭年 (张彭春之兄)、 胡小玲 (实控人胡志兴、胡志林之姐)。

来源:招股书

  欣灵电气董事兼总经理张彭春的哥哥、姐姐、两个女儿、侄子、外甥都通过员工持股平台持有公司股份,简直是不可思议。而实控人胡志兴、胡志林的姐姐也实现了间接持股。此外,实控人哥俩的妹妹胡小芳、胡志兴之女胡伊佳,胡志林之子胡伊达已经直接持股。胡志兴之妻刘萍 、总经理张彭春的小舅子林碧怀、张彭春另一个外甥郑巍也已经通过股权激励平台间接持有公司股份。

来源:欣灵电气公告

  招股书显示,这些亲属入股价格为2.5元/股,公司简直是为实控人、总经理的亲戚们开动了印钞机,因为这些股份上市后,其价值将要上涨数倍甚至更高。本次IPO,公司拟发行新股不超过 2561.19 万股,募资不超过39233万元,发行价格约为15.32元/股。

  “造富”计划面临实质性障碍

  为未有尺寸之功的外部人员“造富”,不但会引发其他员工质疑,而且公司的员工持股计划还触及两条审核红线。第一条红线是外部持股人员数量多,持股比例高;第二条红线是外部持股人员与公司有过多的利益关联关系,涉嫌利益输送。

  《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规定,新《证券法》施行之前(即2020年3月1日之前)设立的员工持股计划,参与人包括少量外部人员的,可不做清理。而2020年3月1日之后设立的员工持股计划,原则上要进行清理。

  欣灵电气的员工持股平台成立于2017年12月11日,如果参与人员少的话,可以不做清理。

  据统计,8名未在欣灵电气任职的亲属们合计持有欣哲铭投资84.84%的股份,而欣哲铭投资持有欣灵电气6.01%的股份,8名外部人员间接持有欣灵电气的股份合计达到5.1%,超过了5%。8名外部员工、5%以上的持股比例,这很难称得上是少量。

  并且,这些外部人员中有多名与公司存在利益关联关系。如周胜军控制的企业温州安迅(周胜军持股80%),还是欣灵电气的客户。公告显示,温州安迅自2009年就与公司合作,途径是“他人介绍”。2005年,周胜军就已为公司关联方,因欣灵电气与周胜军曾共同设立过公司。

  2005年,公司与周胜军共同设立的欣大国际贸易,双方持股各占50%,后周胜军持股比例高达55%。欣大国际贸易原先主要从事欣大电气(欣灵电气子公司)产品的进出口业务,2005 年-2017 年由周胜军及其团队负责经营。2017年11月,周胜军将其持有的欣大国际贸易全部55%股权转让给公司。2020年,公司注销欣大国际贸易。

  再如外部人员的郑程宏,是欣灵电气总经理的外甥。郑程宏原为公司经销商无锡航容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无锡航容)的实控人。2017年,郑程宏将所持无锡航容60%的股份全部转让给了姚世敏。而接盘方姚世敏也不是“外人”,其是欣灵电气的“前员工”。但姚世敏接盘无锡航容时,其还没有从欣灵电气离职。那么,郑程宏与姚世敏之间、总经理张彭春与姚世敏之间,是否存在着某些代持股或其他关联关系,欣灵电气与无锡航容的交易是否真实?

  郑程宏还是欣灵电气客户南京祺瑞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 由此可见,欣灵电气持股平台的外部人员与公司存在着利益关联,因此公司有必要清理持股平台——欣哲铭投资。

  周胜军到底是不是公司前员工?

  招股书显示,上文提到的周胜军,欣灵电气将其认定为公司前员工。

  但在周胜军的履历中,没有显示其在公司担任过任何职务。公告显示,周胜军为大专学历,进出口专业。1997-2003 年任职于温州万佳电器;2003 年至今投资并任职于浙江瑞乐电器股份有限公司;2009 年至今投资并任职于温州安迅工业电气有限公司。

来源:公司公告

  虽然周胜军与欣灵电气曾共同设立过欣大国际贸易,但周胜军的持股比例一直维持在50%。2017年7月19日,周胜军持股比例达到55%,此时周胜军更不可能是欣灵电气员工,因为欣大国际贸易只是欣灵电气的参股公司。2017年11月,周胜军将其持有的欣大国际贸易全部55%股权转让给欣大电气;周胜军退出后,不再继续参与欣大国际贸易的经营。

  那么,欣灵电气为何将周胜军列为公司员工?一种可能是周胜军实质上就是公司员工,那周胜军控制的温州安迅与公司之间的交易的真实性、合理性存疑。另外一种可能是,将周胜军列为公司前员工的目的是减小员工持股平台的审核风险。

  招股书显示,周胜军通过持有欣哲铭投资378.575万元份额(占比 32.8%)而间接持有欣灵电气1.97%股份,如果不将这1.97%的比例计入到外部人员持股中,公司外部人员通过持股平台的持股比例合计仅3.1%,未到5%。

  但欣哲铭投资成立于2017年12月11日,此时周胜军在法律上不是欣灵电气员工。因此,周胜军算彻彻底底的外部人员,欣灵电气外部人员通过持股平台合计持有公司股份的比例也超过了5%,比例较大。

免责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用于商业。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版权异议,请持有效权属证明与本报联系,我报将及时处理。因文章内容引发的一切纠纷或后果,均由始发出处承担,本报不承担任何责任。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