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上海电气风电上市前夜:尴尬的订单

2022-11-28 04:13:13 2247

摘要:【精品能源内容,点击右上角加"关注"】作为国内机械工业类品牌第一名,上海电气(601727.SH)在2019年迎来业绩最高峰,35亿元的净利润也让2019年成为其成立以来的表现最佳年度。趁热打铁正当时,年报发布仅过十余天,上海电气于4月15...

【精品能源内容,点击右上角加"关注"】

作为国内机械工业类品牌第一名,上海电气(601727.SH)在2019年迎来业绩最高峰,35亿元的净利润也让2019年成为其成立以来的表现最佳年度。

趁热打铁正当时,年报发布仅过十余天,上海电气于4月15日又发布关于分拆风电上市的最新预案,将分拆上市的目的、近三年财务数据、募集资金用途等悉数曝光。

然而靓丽的数字背后暗藏隐忧。疫情之下,由于手握大量订单,这家中国最大海上风电整机制造商可能正陷入无法按时完成交付的尴尬境地。

「能见」获悉,近期,上海电气告知位于江苏如东某海上风电开发商,由于海上风机设备主轴承供应吃紧,恐无法如期交付,并期待海上风电补贴能因疫情影响延期半年。

对上海电气而言,江苏如东是其主战场。在海上风电抢装的关键时期,该公司此举令那些正在焦急等待风机交付的开发商忧心不已。

01无奈之举

尽管当下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国内相关产业链也相继复工复产,但由于部分关键零部件被欧美等国供应商垄断,中国风机制造商所面临的压力并未缓解。

在风电整机各零部件中,中国在主轴承上仍与国外先进水平有着较大差距,其技术难度大,也因此被认为是风机国产化的最大难点之一。

上海电气的订单交付压力正是来自于主轴承供应商无法按时交货。

作为风机轮毂和发电机的核心连接传动件,主轴承物料价值大,质量可靠性要求高,制造周期长。特别是海上风机轴承,产品技术比陆上风机更复杂,要求更高,需要进行特别封装以及一系列防腐蚀工艺处理。

6MW风机所需的3米以上轴承是目前风电行业开发最大尺寸的主轴承,但海上风电轴承因高风险性,需较长开发和验证周期,短期内无国内轴承替代可能。

全球一线轴承品牌商给予风电行业3米以上轴承年供应能力尚不足100台,西门子、维斯塔斯、金风科技等头部厂商抢夺激烈。

即使是产业链较为成熟的4MW风机,轴承供应依然短缺。瑞典SKF、德国FAG等一线轴承品牌的产能早就被瓜分殆尽。

以上海电气为例,其主要轴承供应商是罗特艾德有限公司(Rothe Erde,简称“罗特艾德”),隶属于德国工业巨头蒂森克虏伯股份公司,是全球轴承市场的领导者,曾参与设计第一台风力发电研究设施。

据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最新公布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约84%德国机械制造企业的经营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约有半数企业因此面临严重问题,如零部件供应不足或客户无法如约收货等。

目前,上海电气已经接收到来自罗特艾德的排产通知,对方称可能要面临延期供应或停产的风险。

上海电气内部人士对「能见」表示,罗特艾德轴承供应不足不仅影响上海电气,还有几家大型直驱机组厂商都将受到影响。

当前,全球能供应5.5MW以上直驱机组主轴承的厂家屈指可数,罗特艾德占据了50%以上的市场。

上述人士表示,上海电气已与部分海上风电开发商进行过沟通,若罗特艾德无法及时供应轴承,风机或将无法如期交付。

唯一的解决办法或许是更换为国产主轴承,但质量差距是下游开发商们不得不慎重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

一位业内人士对「能见」表示,上海电气无法如期交付的主要原因是2019年过于激进,拿到手的订单太多而无法消化。

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上海电气新增风电设备订单223.8亿元,同比增长72.2%。其中新增海上风电设备订单122.5亿元,同比增长66.1%。

截至去年末,这家制造业龙头在手风电设备订单298.1亿元,同比增长49.8%。其中在手海上风电设备订单169.9亿元,同比增长40.7%。

对这家海上风电巨头而言,订单交付情况事关其正在筹划的风电资产上市计划。

02上市前夜

拆分风电资产上市前夜,上海电气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成绩单。

4月初,上海电气发布2019年业绩快报,2019年实现营收1275.09亿元,同比上升26.0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5.01亿元,同比增长16.06%。

根据上市预案财务数据,上海电气风电业务2019年实现营收101.35亿元,同比上升64.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52亿元,实现扭亏为盈,同比增长581.06%。

不过,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全球经济遭遇新冠疫情“黑天鹅”,上海电气手中的大量订单正成为“烫手山芋”。

事实上,作为中国海上风电霸主,早在2014年,上海电气就已奠定中国海上风电龙头地位。

2015年,该公司以原有风电设备公司为核心,组建上海电气风电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并于次年引进西门子6MW-154海上风机。

2017-2018年,上海电气又相继引进7MW-154海上风机和西门子歌美飒8MW-167海上风机,率先将国内海上风电推向8MW时代。

一系列激进布局下,2015年-2018年,上海电气每年新增海上风电装机均列全国第一,全国累计装机占比分别为45.3%、58.3%、55%、50.9%。

2018年后,中国海上风电更是犹如一台拧满发条的机器,一路狂奔。

这场狂欢源于主管部门在2018年5月和2019年5月发布的两份文件,分别引发了海上风电行业在2018年底的“抢核准”和2019年下半年的“抢装潮”。

今年初,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紧急联合下发《关于促进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财建〔2020〕4号),明确从2022年开始,中央财政不再对新建海上风电项目进行补贴。

海上风电去补贴时间表加剧了抢装进程。为了获得中央高电价补贴,开发商必须在2021年底前建成并网。

“抢装潮”下,中国海上风电装机规模增长迅猛。

水电规划设计总院预测,2020年全国海上风电新增并网规模约7.9 GW ,2021年将达到10 GW ,是2019年并网容量的4-5倍(2019年全国海上风电新增并网容量约2GW)。

在本轮抢装角逐中,上海电气依旧锋芒毕露。2018年至今,海上风电项目公开招标量已近20GW,而上海电气在手订单超过7GW,超过招标总量的1/3。

业内人士分析称,上海电气的激进扩张或为分拆风电业务上市做准备。

今年初,上海电气发布公告,拟分拆所属子公司上海电气风电集团至科创板上市,并发布了相关预案。3月初,该公司又与中信证券签订了辅导协议,拟科创板IPO。4月15日,上海电气又发布了关于风电分拆上市预案的最新修订版。

不过,中国海上风电装机量井喷同样拷问着全球产业链。

全球风能理事会发布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海上风电新增装机高达创纪录的6.1GW。这意味着,2020和2021年中国市场的预计并网量,将大大超过2019年全球海上风电并网量。

若按照2019年的供应能力,即使把全球的资源都调配到中国市场,仍无法满足中国市场的需求,尤其是中国海上风电抢装的最大瓶颈——主轴承。

有轴承业内人士称,在主流轴承供应商没有扩大产能的背景下,能实现现有订单的半数交付就已属不易,但欧洲疫情的不确定性又进一步增加供货的不确定性。

但对上海电气位于江苏如东的部分下游开发商来说,时间正在流逝,它们仍在急切地等待交付,以期完成抢装。

业内人士称,若整机商无法按时交付,或将给开发商带来较大经济损失。由于补贴前后的电价拦腰砍半,这对于海上风电项目的投资测算将造成颠覆性改变。

如果无法解决订单交付难题,上海电气又将会交出一份怎样的答卷?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